面对一张发黄的老照片

 —–牧心人  吕增民

面对这张发黄的老照片

可否能激起我们回忆的冲动

因为历史有时会选择沉默

沉默日久记忆也会失能

面对风雨浸蚀,岁月磨砺

也会承载不起历史的沉重

历史过客,各色人等

也会经不起时间的击打浪冲

早已忘却岁月的晨昏

不是失忆便是缄口忍声

沉默,消蚀时日旷久

只剩下可怜有限的传说与我们伴行

几千年的历史积淀

谁来负起历史薪火的传承

人类遗传的好奇

如何能打开这历史的尘封

面对熙攘浮华的世俗生活

苍白不安,莫可奈何

只能陷入焦虑与恐惧之中

物质丰富,网络无限

空虚的灵魂深处

游荡着一个幽灵

他在叩问,我——

从那里来,要到那里去

这个古老的命题让我震惊

掩卷凝神,幽思遐想

低首茫然,抬头苍穹

黄鹤西去,白云悠悠

放眼神州大地

千里冰封,宁静晶莹

提笔素笺,思如泉涌

古莘过往的辉煌

恍若置于一幅长卷中

这张发黄的老照片

糢糊的影像

清晰的轮廓

打开了古莘人记忆的尘封

你传他转

争相传阅为快

可谓如获至宝

因为它弥足珍贵

价值连城

面对这张发黄的老照片

可叹,莫可奈何

已难识照片上人物的颜容

可依稀的背景

难掩古莘老庙牌楼的恢宏

巍峨森然,镂花雕画

匾额有致,宏阔三楹

透着一代能工巧匠智慧的结晶

斗拱重叠,重檐错落

四角飞翘,灵兽凌空

彰显法度威严典仪规整

石狮威武,碑石两立

翠柏参天,旗杆高耸

遥想昔日古有莘国的老庙

在同州府是何等的驰名

面对这张发黄的老照片

回望古有莘国的老庙

晨曦中香火缭绕

烟雾中伴随祥云升腾

古老的有莘国清晨

回响着老庙宏亮的钟声

老庙山门威仪

石狮两旁雄立

一对铁旗杆凌霄高耸

移步庙门内

三座大戏台面北座南

四时八节演唱不停

无数只马燕在牌楼四周旋舞

偶有老鹳翱翔在老庙上空

巍峨的牌楼后

依次列座献殿、大殿

后有五间两层大神楼

两边建筑精致对称

献殿中,大殿上

牌匾满目,错落有致

最有名的是“忠义天成”

追寻历史印记颜容

糢糊而又清晰形象

追寻历史足迹行程

沉重惊悚而又坚实从容

它让我们魂牵梦萦

面对这张发黄的老照片

回望古有莘国的老庙

东临蓬莱阁祭坛

悬险繁复巧夺天工

东南宝塔玲珑

倒影映入一泓池水中

池岸边古柳依依

皂荚树浓郁

白杨树挺拔高大

诉说着岁月的从容

醉卧转角楼

可观大河昼夜不息的奔腾

面对这张发黄的老照片

骋目古莘大街

蜿蜒似一条欲飞的神龙

南园锦绣

北洞门楼上高悬“古有莘国”

锁钥雄关震长空

商汤三聘,屈尊降贵

倾慕贤良,相彰大行

匡扶社稷,应运而出

黎民称颂,千古功成

遗风传故里

古礼焕新声

东洞门楼上观晓日

雨后高天挂彩虹

乐道处再把伊尹称颂

西南西北道观寺院

南北遥相和谐呼应

东城西城

各显雄姿威风

吕张罗马又程董

十余座祠堂分布街巷中

古莘四郭森严

街道关隘分明

遥望天际

穿越数千年

腑视古莘风水宝地

莫让几代人的信念成为

遥不可及的幽梦

莫让散落的遗存和片段成为

缥缈的印象

失宠的古董

乐尧舜之道

耕读有莘原野

田园耕作,灯下苦读并行

民风醇朴,勤劳勇敢

奋发向上,一派祥和安定

代有英贤走天下

几多能商传宇中

继承传统不忘伊尹遗风

一代贤相之精神

植植于古莘人的血脉中

钩沉历史

不为沉缅于历史的回忆

不为满足于我们的虚荣

感恩历史

使我们牢记历史教训

唤起我们热爱故土的热情

回望历史

唯有回望,才能发展

才能丈量走出多远的行程

因为历史的印记

生命的密码

流淌在我们生命的血脉中

这里有令人神往的传说

仰韶划纹,有莘乐道

商汤三聘,伊尹躬耕

这里有曾经辉煌的历史遗存

古墓残碑,宗祠古庙

明前古寨,东西双城

这里有传承千年的伊尹遗风

穷思变革,发愤图强

达忧天下,胸怀苍生

只因他们经历过

沧海桑田,漫漫长夜

艰难跋涉,雪雨霜风

新一代的古莘人

醇朴宽厚,执着热诚

对故土的眷恋情更浓

热情澎湃,蓄势待发

正等待着一场浴火重生

意气风发,放飞梦想

迎接又一个旭日东升

脚踏实地,勇于创新

让古老的有莘腾飞远行

          2018.1.1.中午初稿

     2018.1.9.晚二稿于古城西安

作者:吕增民(牧心人),亦用吕三红。合阳百良莘村人。县诗词学会,县诗词联学会会员。

 

照片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拍攝的。照片上的人物一身戎装,应是抗日战争时期在莘村的驻军(河防团),因时间久远还有待考证。背景就是莘村老庙牌楼。那个时候莘村西南道观,西北寺院及几处公房被拆除用于河防军事工程。唯独莘村老庙建筑还比较完整。莘村老庙建筑群是在解放后的文化大革命中的1967年到1974年陆续拆毁。现已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