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阳新闻网(编辑/程茜   通讯员/王冬梅)“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宋词里最喜读李清照的《点绛唇·蹴罢秋千》。纤纤素手、罗衣轻飏、香汗薄衫,倚门羞笑,一个纯情少女荡秋千后可爱调皮的神态不禁让人怦然心动,一首词,让荡秋千成了女人的专利,大家闺秀的后花园里一定是要有秋千架了。

春暖花开,春情萌动,春心荡漾,有钱人家后花园里的秋千开始摇曳起风情,似乎后花园里的秋千架上总能荡漾出爱情。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秋千荡起,裙裾飞扬,顾盼生辉,笑语盈盈,直惹得那墙外多情的男子驻足翘首,魂不守舍,恼自己只能闻其声不能见其人。那明媚的女子在秋千上摇荡着,一浪高过一浪,多想飞过高墙,看一眼外面的姹紫嫣红。

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在绣房是不可能见到男子的。在自家的后花园里倒是极有可能碰见一个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书生,一见钟情,私定终身。影视剧里许多爱情桥段都发生在秋千架下,尤其是深宫,似乎能俘获皇帝心的就是荡秋千了。譬如那嬛嬛和四郎初识于杏花微雨时,嬛嬛正在荡秋千,《王的女人》中陈乔恩在荡秋千,袁姗姗在荡秋千,《宫》中的杨幂在荡秋千。刘亦菲版的小龙女一身白衣在爬满藤条上的秋千上,如仙女下凡,杨过此生再不会爱上第二个人了。荡秋千的女人都是最美丽的,秋千上荡漾的是女人的浪漫、快乐,还有少女心,更有被宠溺的幸福。

电影《妖猫传》中李隆基为杨贵妃过生日,盛宴之前她在长安城上空荡秋千的画面美的摄人心魄,整个长安城疯狂了,她是大唐盛世骄傲的象征,只有被宠到极致的女人才有这样的浪漫,也只有大唐盛世才能给她这样的奢华。秋千上的杨贵妃无疑是最幸福的女人。电影情节虽是杜撰,却是全天下女人的艳羡。

不是所有秋千架上的女人都是幸福的。庭院深深,寂寞哀怨,不见良人归,思之念之到最后都成了深闺怨妇。“看钗盟再合,秋千小院同携手。回文锦字,寄与知他信否”,只能回忆那年一起荡秋千的情景了。“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情人薄幸,独自一个人在秋千上黯然伤神,无语凝噎,却也无可奈何。荡秋千成了女子“解闺闷”的寄托。

“纸花如雪满天飞,娇女秋千打四围。五色罗裙风摆动,好将蝴蝶斗春归。”唐宋后,随着经济的繁荣,秋千从贵族娱乐逐渐转为民间节日狂欢的体育娱乐活动。清明节前后,小家碧玉、乡野村妇都可聚集秋千架下,沐浴在融融的春光里,荡起秋千身心扶摇直上,高飞云端,心旷神怡,其乐无穷。一根绳子、两个树杈就可以来一场放松身心的娱乐活动,这种简单易行、春意盎然的民间活动,使女人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青年男子奔田野、窈窕女子荡秋千”,在合阳黑池南社更是流传着这样的对联。这是村里男人对女人最淳朴的宠爱,平淡无奇的日子里因有了秋千而变得摇曳多姿,爱情不只戏文诗词里有,农家的田间地头里也有。一代一代的女人们盼望着能在秋千架上荡出甜蜜的爱情,舞出不同的人生,南社的男人们给了女子最浪漫的情怀,秋千在一代一代南社民间艺人的传承下,使这古老的民俗文化发扬光大,流传千秋。

高墙深宫里的古代女子不管幸与不幸,都是笼子里的小鸟,秋千荡的再高,终是摆脱不了时代的束缚,哪儿都飞不了。新时代的大脚女人,何需再考虑小脚的羁绊,阳光下,天空中,自由飞扬,自由荡漾。秋千依旧荡起来,不再为博得男子欢心,不再为等待寂寞摇荡,只为放松身心,吐故纳新,呼吸最新鲜的空气,看最美的蓝天白云。要荡就荡出花样百出,要荡就荡世界最高,中国南社又一次给了女人最美的期待。南社秋千谷几乎收集了全球各种秋千35个品类,融入国际元素,有40多米高的扛旗秋千独创世界最高吉尼斯纪录,全木质结构,传统工艺,体现最原生态、最本土文化的秋千艺术。

女人约起,带着孩子,找回久违的童趣,重返纯真的年代。带上你的男人,助你一臂之力,宠你上天,愿意一辈子在秋千后推你的男人才是真爱。

唯有盛世,才有最盛大的娱乐。唯有盛世,才有文化的自信。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来南社,架起秋千,让女人们舞起来,追逐快乐,让女人们飞起来。荡出乡村的魅力,荡出丰年的喜悦,荡出我们的民族风,荡出我们的中国梦,凤舞太平年,龙腾新时代,女人的秋千架上才是幸福的家园百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