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了今年的高考组考工作,和同事们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高考了,也不由得总是想起我的高考。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1981年高考,距今已算38年了。那时恢复高考才四年,招生录取比率相当低,我们绝大多数同学也没有什么远大理想,就想跳出农门,吃上商品粮。

考试是分两步完成的。先是预选,通过了的才能参加正式高考。预选大约是在高考前一个月前后进行的。预选成绩出来后,我们原本50多人的文科一班,就只剩十几个人了。我们十几个人就在老师们的悉心指导下复习备考。学习特别好的同学是怎样的心理状态,不得而知,反正我们大部分同学的想法特别简单~跳出农门。我那时学习非常轻松,接受能力强,记忆力好,成绩虽不优异,但总是逢考必过。所以直至预选过关后,也没有像现在的孩子这样下苦功夫学习。只有自信满满,反正逢考必过嘛!嘿嘿。

正式高考是集中在县城的学校的。我们乡下的高中母校,为我们雇了辆卡车,每人带一卷铺盖,就来到了合阳中学的一座木楼前。这里便是我们的住处。没有一位家长陪考,也没有现在这样各部门的通力配合护考,非常的平静。住宿是免费的,吃饭是在合中的学生灶上。交了多钱的伙食费,已没有印象了。我所在的考点在北街小学,考场在临街的一排厦房里。

那时候没有什么复习资料,主要靠老师找资料,刻版印题,增加练习的题量,所以知识的局限性很大。猜题押题风气很浓。

和现在考试科目排序相同的是,语文排在第一科。我考试答卷非常干脆利落。会,就是会,立即作答;不会,就是不会,放弃了事。因为对我而言,很少有是会非会、似懂非懂的。所以离考试结束还有15分钟左右,我就把语文卷子交了,一个人边走边玩回到了合中住处。这时考试结束时间还未到,被班主任王老师很很批评了一顿。王老师当时的神情、语气,还有批评我的几句原话,至今记忆犹新。批评完我,已经下考了,同学们陆陆续续也回来了。可能是看到我挨批评后垂头丧气,怕影响我接下来的考试吧,王老师又悄悄对我说:我知道你能考好,但怕其他同学看你的样子,才批评了你几句。没事,下来好好考,把潜能都发挥出来,不要叫王老师失望了。

可想而知,接下来就乖乖的把每一科的时间都坐完~肯定不是用完的。

参加完高考,立即报名上了油路专业队,跟上村里的大小伙子们铺柏油路去。那时几乎没有什么机械,开挖、回填、搅拌灰土、铺撒石子、搅拌柏油石子等现在几乎都靠机械完成的活路,那时全靠人力干。由于我年龄最小,加之身体瘦小,领工的干部们和大哥哥们都很照顾我,所以干了一个多月苦力活,也不觉得很累。后来下起了连阴雨,就回到家里了。

一日午后,家里有工匠做零活(记得是家里灶房修室内的烟囱),我正在帮工,家住母校所在镇子上的一同学骑自行车来到我家。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告诉我,高考成绩出来了,街道上都贴上大红色光荣榜了,我被初录上了。虽在预料之中,但还将信将疑。一个下午村里从镇子上回来的好几个人都来到我家报喜,都说看到榜单上有我的名字。次日一大早便约上本村的同学,到母校去看成绩。班主任王老师见了我高兴地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你还真没叫老师失望。

其实我还真有点小遗憾,为啥没好好努力多考上个3分,就可以上本科了。当然跳出农门的目标既已实现,高兴的劲儿就盖过了那点小遗憾了。

那年,我们班走了2名本科,4名专科,7名中专中师,以13人被高一级学校录取的成绩刷新了母校的单班录取记录,加上那年文二班(外语班)、理科各班的成绩,开创了母校“十连冠”之首。

几十年了,总以我们的农村高中母校而自豪!也为我们在当年高考时能为母校增光而无比欣慰。

2018.6.8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