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阳新闻网(编辑/程茜   通讯员/雷建学)始觉夏深,已是秋淺。

从豆蔻红颜到两鬓霜色,不过是忽而之间。岁月循环迭替,亦只能一声叹息示出怅然若失的无奈。尽管,炎夏的余威依然肆虐,但走着走着,就邂逅到了天高云淡的秋天。

所谓的秋风习习如期而至,风中携带着的丝丝微凉,可能是对浅秋最好的欢迎和诠释吧。红尘滚滚,人生如浮萍,谁也不知道在下一个路口,会遇到谁?又会别离谁?每一种遇见和别离都是缘分,都是前世的注定。

就这样,夏在前面步履姗姗,秋在后面如影相随。当她们如热恋的情侣般交首呢喃时,我也恰好转身回眸来时旧途,少许落叶飘落在目光中,再用手掌轻轻托起,心底陡然升起一种不能名状的痛楚和悲凉,想必是太多的不舍牵绊着双脚?这是宿命,曾经在皎月的不离不弃、山盟海誓,却毅然苍白如远去的背影……

多情的诗人说:离开,是为了更好的遇见。其实,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定是留扯不住的。要明白生命若四季,有花开,就有花落;有跌宕,就有平和;有悲伤,就会有美好;有别离,就有重逢,人生的际遇本就是一种美好。

喜欢恬淡真实的日子,夏就热烈、秋就丰盈,随意将心情落于素笺之上,晴就晴了,阴便阴去。偶尔,孑然孤影与自己对坐对视对酒对歌,对喜对悲对风对雨,最终的结局都会是相互妥协或嫣然一笑。拾起一片树叶,背后似乎都藏着时光印过的唇迹。

夏至末,秋之初,一切都如此美好。即便已不再是“初见”,锦瑟年华也已悄然遁逝,我却瞅的清晰,昨夜缠绵的秋雨中,有人共赴一场旖旎。

浅秋如画境,愁雨犹迷离。